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金丝雀 > 8、第八章
    第章

    角落处没有点光亮,路母找到人的时候,路行远正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只这么会功夫,路行远额角已经沁出汗珠,连气息都开始变得不稳,心跳开始紊乱。路行远微喘着气平息,指紧攥在处,几乎将心掐出指印。

    男人下颌紧绷着,薄唇抿成条直线。

    那两张门票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膝盖上,路行远目光直直盯了好半晌,最后指还是无力松开,垂落在边。

    他还是做不到和人正常交流。

    认识沈知安是个意外,当时听见她在花园抱怨不能及时给姐姐送礼物,路行远随帮她画了幅,托母亲送了过去,后来沈知安就直过来找他。

    虽然从来都是母亲在接待沈知安,然而对方好像点也不介意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可能是母亲找她谈过自己的病了吧。

    路行远轻捏了捏心,眸色黯然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想着沈知安晚上不在病房,所以才会趁着这个时间过来送画,没想到会碰上对方的姐姐。

    沈知安的屏保是她和沈知岁的合照,所以路行远眼就认出对方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沈知岁的反应,路行远有些颓败。

    他刚才的表现很差劲吧。

    连说话都做不到,只能让知情的护士转交。

    路行远失落低下睫毛。

    “阿辞。”路母匆匆从楼上走下,疾步走到路行远身边,转而换上笑容,“是来找安安的吗?”

    她解释着:“安安今晚和她母亲起去看烟花了,不在病房。”

    路行远点头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路母低眸苦笑。

    自从四年前那场意外后,她就很少听见路行远开口了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刺骨的冷风扑在脸上,已经将近凌晨,外面的温度比白天低了几许,秦珩脚步虚浮,肩上还有个酩酊大醉的邓屿,两人摇摇晃晃推搡着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将邓屿丢到床上,秦珩才松了口气,后背轻薄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,汗津津的沾在身上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扯着领带喘气,呼吸还未平息下去,耳边突然响起个轻微的声音,下刻,整个公寓已然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秦珩猛地惊醒,下意识去掏出照明,个落空才想起来被邓屿丢进酒进了水,已经报废。

    秦珩眉峰稍拢。

    视线被掠夺的感觉不是很好,他头疼捏了捏眉角,暗黑房间只剩下邓屿平缓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眼前轮廓不清,秦珩只能凭着直觉将邓屿摇醒。

    “——干嘛啊?”邓屿不悦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秦珩声音不耐,藏着不易察觉的慌乱:“你们家停电了,借个电筒。”

    邓屿依旧趴着不肯动:“停电了就停电了呗,又不会怎样操!秦珩你干嘛!”

    乍然被秦珩从床上拽起来,邓屿上半个身子都腾在半空,他挣扎着睁开眼睛,最后还是耐不住秦珩的催促。

    邓屿揉着眼睛艰难从床上爬了起来,头重脚轻往前趔趄了几步,嘴上还是不饶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少爷您还怕黑啊,停电了还要找电筒”邓屿嘟喃着抱怨。

    秦珩站在边抿唇不语,心跳紊乱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知道他夜盲。

    家里的收纳都是家政整理的,邓屿阵翻箱倒柜之后,还是没能如愿,最后还是打了电话让司上来接秦珩下楼。

    重新见了光,秦珩的面色才稍稍缓和,连神智也清明几分,借了司的给沈知岁拨了电话——

    意外之的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秦珩眼底掠过丝诧异,不过又很快散去,他摁灭了屏幕,身子慢慢往后靠了靠,还是那副游刃有余的姿态。

    他好像笃定了沈知岁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回了公寓,才刚推开门,玄关处的灯影霎时洒落下来,是盏小巧的云朵灯,软绵云朵裹着小灯泡,是沈知岁在上买来的。

    暖黄光影连带着秦珩的眉眼也柔和了许多,男人眼睑下淡淡阴影晃动。

    起居室的米白窗纱被夜风吹起个小小的弧度,沈知岁难得忘了关窗。

    秦珩不紧不慢地将窗关上,脚尖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下,是沈知岁的背包,圆鼓鼓的不知道装着什么,秦珩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旧衣服被他丢到洗衣房,到卧室才发现沈知岁已经睡下了。

    秦珩放轻了脚步,卧室的壁灯还亮着,茶几上沈知岁的还充着电,屏幕上方还有个未接来电,是秦珩刚打的那个。

    沈知岁对他没有防备,秦珩随便输了几个数字就解了锁,眼就看见自己的名字被标了星号,大大咧咧躺在最顶端。

    他心情莫名愉悦。

    然而看见聊天框的消息,秦珩却再也笑不出了。

    16:8——你分享了对方个定位。

    1:55——通话已终止(对方未接听)

    1:56——先生,你没事吧?

    18:05——先生,你可以接下电话吗?不方便的话回个信息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