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天才女友 > 第172章 大结局(中)
    “长缨”这个词, 出自东汉的《汉书·终军传》,代指“克敌制胜的力量”,宋代文人陆游也曾在他的 《夜读兵书》一诗中写道:“长缨果可请, 上马不踌躇。”

    长缨果可请,上马不踌躇, 江逾白很喜欢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和林知夏已经认识了十几年,是彼此的挚友、伴侣、爱人。他给女儿起名“长缨”, 含蓄地表达了他想与她携手共进的心愿。虽然他还没有女儿, 但他可以想象。他稳稳地握住林知夏的手, 似乎能感受到她的脉搏正在跳动。

    她一语不发,偏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车窗之外, 夜『色』流淌, 宽阔街道两侧的行人熙熙攘攘,摩天大楼鳞次栉比,万家灯火交相辉映,林知夏的内心安逸又平静。她轻轻地触碰江逾白的手背, 最终与他十指相扣,即便他们没有出声交谈, 脉脉温情也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江逾白和林知夏回到了江家庄园,专程来探望即将满月的堂妹。

    堂妹刚出生一个月,还是个小婴儿, 只有小小一团。她躺在一张围着护栏的床上,安安静静地睡觉,林知夏就站在远处观望她, 不敢上前一步,生怕惊扰到她的美梦。

    “好可爱。”林知夏发自肺腑地评价道。

    江逾白勾住她的手指。房间里光线昏暗,寂静无声, 她转头看着他,双眼明澈,亮晶晶的。她嗓音极轻地说:“再过几年,我们也生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一样可爱。”江逾白预测道。

    他牵着林知夏走出房间,叔叔和婶婶正在门外聊天。

    叔叔满脸都是初为人父的喜悦。他搭住江逾白的肩膀,无私地向侄子传授“如何做好一个父亲”的秘诀,他还嘱咐道:“早点把日子定下来,我和你婶婶都盼着喝你们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江逾白顺水推舟,当天晚上就和林知夏详细地讨论了婚礼安排。林知夏和她的家人们都喜欢海岛,江逾白决定在海南办婚礼。他打开一本万年历,翻到2018年8月的那一页,林知夏立刻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台灯的光晕散开,她浓密的眼睫眨了两下,像是黑『色』蝴蝶的羽翼。她左手托腮,右手指在万年历上:“八月二十四号,宜出行,宜嫁娶,就这一天好了。办完婚礼,再过几天,我还可以给你庆祝生日。”

    江逾白用红笔圈出“八月二十四号”,并在一旁标注:“江逾白和林知夏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林知夏心血来『潮』,娇声娇气地喊他: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江逾白从未听她用过这种腔调。他一时走神,笔划拖长,神『色』依旧湛定:“你想请哪些亲戚朋友?订好名单,我来发请柬。”

    林知夏只笑着说:“老公,你看看我嘛。”

    江逾白不为所动:“先把正事做完。”

    江逾白心里清楚,对于林知夏而言,“老公”二字激发他越大的反应,林知夏就越觉得有趣——她从小就是这样的『性』格,好奇心很重,探索欲很强。小时候,她会不停地喊“小江总,小江总”,而现在,她又念道:“老公?”

    江逾白合上万年历,打开一本工作笔记,浏览明年的项目规划,还说:“八月下旬,我们休假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江逾白耐住『性』子,就等林知夏来缠他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林知夏推开他的笔记本,挪动椅子,离他更近。

    她尚未讲出一个字,他就收拢她的手腕,再稍微弯腰,顺利地吻上她的嘴唇,汲取她的唇蜜用以止渴。他还用极温柔的声音反复念她的小名。林知夏的心底蓦地沸腾,浪涛翻滚,烧灼的热度融化了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江逾白和林知夏确定了婚礼的日子,也通知了双方的家人。

    林知夏的爸爸妈妈既为女儿感到高兴,又有些牵挂和不舍。为此,林家特意召开了一场家庭会议,商讨婚礼的细节。

    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握着林知夏的手说:“夏夏明年才二十四岁,要嫁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泽秋『插』话道:“江逾白那小子,迫不及待地想娶老婆。”

    爸爸似乎已经倒戈:“秋秋啊,你妹妹和妹夫感情好,别总是挑你妹夫的刺儿,他也不容易,很懂事的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林泽秋一言不发地瞅着爸爸,爸爸仍然在絮絮叨叨地说:“夏夏和小江结婚以后,就住在对面那条街的小区里,跟咱们离得不远,夏夏每周还会回家住,我跟你妈都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妈妈忽然接话道:“秋秋,你比你妹妹还大几岁,你妹妹都快结婚了,你还不谈个女朋友?公司里头,可有合适的女孩子?要不,妈给你介绍姑娘?”

    林泽秋正在吃苹果。他差点被果肉噎到。他连忙看向林知夏,示意妹妹说两句话帮他解围——以他妹妹的语言能力,糊弄父母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小事了。

    然而,林知夏吸了一口草莓酸『奶』,安静地与林泽秋对视。林泽秋就知道了,这个妹妹根本靠不住,他只能搬出公司的硬『性』规定:“我们公司不给搞办公室恋情,不信你问林知夏。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