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天才女友 > 第176章 勤奋刻苦
    佛语有云:“静能生慧, 慧能生智”。

    “静”与“金”又恰好是谐音,因此,父母给女儿取名“金百慧”, 正是盼着她能有无穷的大智慧,能做出一番大事业——金百慧坚信这一点。从小到大, 她习惯了父母对她施压,也习惯了接受辱骂和责罚。

    她的爸爸经常说:“棍棒底下出孝子。幸亏你是女孩, 你要是个男孩, 我把你吊起来打。”

    金百慧的爸爸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, 妈妈则是公交车售票员,爸爸妈妈每天早出晚归, 薪水微薄, 但他们都知道读书的重要『性』。

    父母省吃俭用,多年来不买新衣和新鞋,就为了给金百慧攒钱。他们愿意在女儿的小学阶段高薪聘请奥数老师,送她参加“剑桥少儿英语培训班”, 为她花费了无数心血,按理说, 这应当是最好的父母了。

    但是,父母也会严厉地惩罚她。

    比方说,金百慧没考到全班第一, 只考了全班第二,当天晚上她必然没有饭吃——父母都有可能扇她耳光,父亲会一边念着她的名字, 一边痛斥她的无能,类似这样:“金百慧,爸妈给你报辅导班的钱都打水漂了?你说啊, 打没打水漂?”

    金百慧有时会承认,有时会否认,无论如何,逃不过一场毒打。

    这里头并没有任何规律可循。

    有时候,惩罚是相对温和的,妈妈会让她去厕所反思。他们家的厕所没有窗户,电灯的开关被安置在门边,关门关灯之后,金百慧的世界将陷入一片冰冷的黑暗,唯有花洒喷头降落的冰冷水滴回应她内心发出的种种声音。她哭到哽咽,哭到抽噎,哭到上气不接下气,又忽然不会再哭了。

    此后,她再也没哭过。

    小学二年级,金百慧八岁时,曾经向同桌透『露』过父母的教育方式,她的同桌一脸惊恐:“你爸妈坏!坏人!”

    她比同学更愤怒:“你懂什么?你不懂!”

    是的,他们都不懂。

    金百慧在一成不变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到十二岁,那一年,既是她的机遇来临之年,也是她无法逃脱的深渊。

    她首先参加了省立一中的竞赛班选拔赛,毫无疑问地斩获了第一名——除她以外,没有任何一个小学生配得上“省立一中竞赛班第一名”的称号。她早就提前学习了高中数学,正在研究《图论》、《线『性』代数》、《复变函数与积分变换》、《高等数学》等大学数学教材。

    金百慧的辅导老师评价她:“天资不错,勤奋刻苦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,这就是一个好学生能做到的上限。

    直到她去了北京。

    那是2004年的夏天,北京还在喜迎奥运,鸟巢和水立方正在修建之中。金百慧的爸爸带着她乘坐公交车,在北京城区转了两个来回,父女二人将那些巍峨皇城、壮丽宫阙、宏伟建筑都看了个遍。

    爸爸指着天空说:“你啊,努把力,考上北京的少儿英才班,20岁本科毕业,30岁拿菲尔兹。你喜欢数学,世界难题等着你去解,你有时间浪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金百慧一再重复道,“我没有时间浪费。”

    爸爸买了一瓶绿『色』的健力宝——这种饮料的零售价高达5元钱,爸爸没有喝。他把健力宝拿给金百慧,说这种饮料的名字喜庆,代表着“强健、力量、宝藏”,预示着金百慧将在北京的少儿英才班大放异彩,以强健的力量挖掘出数学界的宝藏!

    那时,金百慧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她确实通过了英才班的入学考试。

    英才班全额减免学杂费,意在培养真正的天才。

    金百慧的衣食住行都局限于学校的那一方天地,也短暂地脱离了父母的掌控和管教——但她依然对自己要求严格,甚至养成了“自我惩罚”的习惯。

    当她觉得自己某一天没有圆满地完成学习任务,她就会禁食、掐大腿、减少睡眠时间……通过这一系列措施,她在刚开学的前两个月跟上了课程进度。

    再往后,她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金百慧强撑了大半年,挣扎在中文和英文的题海中,精神高度紧绷。她彻底放弃了睡眠,在宿舍亮起一盏小台灯,连夜翻看各科的复习材料——这种几近癫狂的学习状态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金百慧就被带到了学校的医务室,学校给她安排了两位专业的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心理医生谈笑从容,语气和蔼:“金百慧同学,你是很优秀的同学,我们邀请你做个小测试,不用思考,你把直觉里的答案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研究直觉?”金百慧质问道。

    心理医生没有回答。他们让金百慧在电脑屏幕前坐下。

    金百慧耐着『性』子,回答了四十多道题——全是一些颜『色』选择、场景选择、或者与生活习惯相关的私人问题。金百慧总是选择最鲜艳的大红『色』,最明显的『色』彩对比,以及最黯淡的现实场景。

    测验结束之后,心理医生根据她的答案,与她聊了一会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