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天才女友 > 第99章 离别与重聚
    六月下旬, 大二年级的期末考试结束,同学们迎来了愉快的暑假。

    林知夏和林泽秋一起坐火车回家了。兄妹俩都只能在家里待一个礼拜——林知夏要去实验室做收尾工作, 她正在筹划一篇新论文。而林泽秋准备参加“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”,他必须加入学校的暑期集训营。

    林泽秋并不指望自己能在竞赛中获奖。他听说, 暑期集训营的老师们很负责,他们会培养学生的算法编程能力,那就相当于是一场不要钱的免费培训, 林泽秋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。

    回家路上, 林泽秋对他的妹妹说:“你卖软件赚了多少钱?别给家里买房了,那钱你留着自己用吧。你要出国读书, 口袋里不能没钱。我在学校学到了不少东西, 过两年就能去公司实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”林知夏忽然问他, “你选计算机专业,就是为了挣大钱吗?”

    林泽秋实话实说:“要是学计算机挣不到钱, 这个专业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知夏坐在火车的下铺, 手里捧着一只橙子。她一边挤压橙子皮,一边问他:“假如我们家很有钱, 你会选什么专业?”

    林泽秋思考片刻,答道:“考古吧,从地底下挖东西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后, 他掏出一把瑞士军刀——这也是林知夏送他的礼物。林泽秋用消毒湿巾擦干净刀锋,还拿矿泉水冲洗了一遍,最后才用这把刀帮林知夏切开了橙子。

    林知夏开心地吃着橙子, 声音含糊不清:“哥哥,编程也很好玩,能从网络世界挖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林泽秋懒洋洋地躺下,翻开一本《编程珠玑》。此时是夜里九点半,天已经黑透了,车窗外漆黑一片,车厢里传来轻微的鼾声,林知夏打了个哈欠。她收拾洗漱一番,倒在床上,抱着『毛』绒企鹅睡觉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之间,火车停靠在车站的月台旁。

    卧铺车厢仍然昏暗,唯独边座的那一侧亮着黄『色』小灯。灯影朦胧而微弱,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响动,有个三十多岁的壮年男人提着行李箱走过来。他掀起林知夏的被子一角,手『摸』到她的袜子,冷风蓦地侵袭全身,林知夏瞬间清醒。她一下子坐起来,很凶地喊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林泽秋也醒了。他翻身下床,语气不善地问: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那位陌生男子带着一股酒气。他扫眼看着车票,搓了搓自己的下巴:“哎呦……认错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林泽秋煞气冲天。他身高将近一米九,肌理劲健有力,像一座稳固的大山,伫立在车厢的过道里。他没说一个字,就有一副好勇斗狠的样子,那陌生人连连道歉,提起行李快步走远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林知夏喊他。

    他坐到她的床边:“睡吧,没事了。那人要是再来,我把他腿打折。”

    林知夏重新躺好。

    林泽秋给她掖了掖被子。她抱着企鹅,安静地侧卧着。林泽秋轻轻拍了她的后背,幽暗环境中,他低声如呢喃:“你一个人出国念书,人生地不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适应的,”林知夏回答,“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掌搭在被子上:“你的胆子是比以前大了,小时候你被陌生人吓哭过。”

    林知夏默不作声,『迷』『迷』糊糊地沉入梦境。凌晨四点半,她醒来一次,竟然发现林泽秋依旧坐在她的床沿。他手里捧着一本书,翻来覆去地看,她问:“你一夜没睡吗?”

    他说:“躺了一会儿,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林知夏搂紧怀里的企鹅: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应声道:“我是你亲哥,没什么好谢的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林知夏觉得,自从哥哥上了大学,他们兄妹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,从小时候的“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”,发展为现在的“和谐共处、肝胆相照”,爸爸妈妈一定会深感欣慰。

    回到家之后,林知夏就抓住妈妈的手腕 ,对妈妈说:“妈妈,我和哥哥都长大了,我们不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妈妈果然表扬道:“妈妈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们站在干净整洁的客厅里,阳台吹来一阵畅快的凉风,夏天的蝉鸣声声不歇,厨房里弥漫着熟悉的饭菜香味。林知夏倍感放松,心情变得更好,她拖着行李箱踏进自己的卧室,动手收拾衣服。

    妈妈走过来帮她。

    爸爸还在客厅和哥哥讲话。

    林知夏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。她透『露』道:“妈妈,妈妈,我卖软件挣钱了,一共挣了三十七万,给哥哥买手机花了四千,还剩三十六万六千,我们买个房子交首付吧。”

    妈妈惊讶得好半天都没出声。她眼泛泪光,夸了女儿好几句,还把丈夫和儿子都叫了过来。一家四口齐聚在卧室里,商量如何处理那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出乎林知夏的意料,她的爸爸妈妈和哥哥都不同意买房。他们一致认为,既然林知夏要在国外读博士,那三十六万就是她的备用资金。
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