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天才女友 > 第128章 马尔可夫链
    月亮被乌云遮掩,凉意蔓延,空气仿佛钻破了皮肤,苗丹怡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她双抱臂,咳嗽一声,绕过孙大卫向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孙大卫拦住了她。他的脑袋里蹦出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想。他不希望那个猜想是真的。

    繁茂的树荫落在孙大卫的头上,周围的光影越发黯淡。

    孙大卫仰起脸,打量温旗,心道:完蛋,这人长得忒俊了。

    孙大卫忽然想把自己代入江逾白的人生。如果他是江逾白,他的长相和身高就能超过眼前这位来历不明的英俊小伙。可惜他是孙大卫。他家财万贯学历也好,却被突如其来的失落感笼罩,局促不安地开口说:“我叫孙大卫,跟苗苗住了一年,是她男朋友,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林知夏攥紧了江逾白的衣角。

    她从没见过这种场面。

    几年前,林知夏上学时,作为班长,成功地处理过一些同学纠纷——成功的前提条件是,她的学同学都愿意卖她一个面子,愿意让她充当“和事佬”的角色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场景,并非同学之间的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林知夏偷偷地瞥了一眼温旗,只见温旗的脸色苍白如纸。她轻声问他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温旗摇了摇头。他走近孙大卫,掐头去尾地憋出一句话:“抱歉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孙大卫眼眶发红:“你俩做了啥?”

    温旗却说:“没做啥。我回家了,你们别过来,我要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孙大卫一头雾水:“啊?”

    温旗背影挺,径直往前走,苗丹怡反倒坦诚起来:“我刚亲了他,说我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苗丹怡猜测,如果她不讲出实情,江逾白就会提醒孙大卫。

    去年的某一天,苗丹怡跑去了温旗的寝室,刚好撞见了江逾白,她还想着,如果江逾白敢在孙大卫的面前编排她,她就对着孙大卫一哭二闹自证清白,搅黄孙大卫和江逾白的朋友关系。比起江逾白,孙大卫显然更相信她。但她没想到,江逾白什么都没说——他的社交腕比她想象高明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苗丹怡躲不过了。她干脆自己坦白,还能显得她胸怀坦荡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苗丹怡无路可退,积压已久的情绪瞬间爆发:“咱俩别处对象了,分了吧,一天天的我装模作样老费劲儿了。你去哪儿都要带着我,和你同学小组讨论,半小时的事,你都要把我喊过去展览给人家看,成天扬了二正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知夏小声问江逾白:“什么叫,扬了二正?”

    江逾白给她解释:“不务正业。”

    林知夏点头: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苗丹怡还在讲话:“欠你的钱,我以后还,咱俩一刀两断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讲完,她仿佛使尽了全身力气。

    大学一年级,她父亲的公司破产了,弟弟妹妹都在上学,父亲让她半工半读挣学费。她刚好在那个节点上遇到了孙大卫。但是,她心里有一道坎,始终迈不过来,总觉得这般平稳安逸的生活不属于她,就像一个头戴钻石王冠的小丑,奢侈浪费又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她摘下钻石链,塞进孙大卫的口袋。

    她在夜色跑远了。

    孙大卫喊她的全名:“苗丹怡!”

    苗丹怡吼道:“苗丹怡是你给我起的名字!我爸妈起的名字不这么念!”

    孙大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昨夜下过一场雨,土壤浸着一层不易挥发的潮气。水雾沾湿了他的裤子,他握着一条钻石链,脑的万千杂绪仿佛被谁抽空了。他暂时丧失了思考能力,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他的眼睛泛起湿意。

    泪水如河流般奔涌,从他的眼角“哗哗”滚落。

    原来网络用语“宽面条泪”是真实存在的,孙大卫此时就流出了满脸的“宽面条泪”。因为他的好兄弟江逾白还在场,他强忍着,死活不肯发出一丁点声音,直到江逾白蹲在他的面前,递给他一张餐巾纸。

    他“嗷”地一下哭出声来:“小江,我心里好苦哇,好苦哇!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江逾白安慰他:“没事,先冷静下来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孙大卫泣不成声,声不成调:“她咋能这样对我,我对她掏心掏肺的……”

    孙大卫的悲伤发自心底。他才明白“悲伤”是一件体力活。他的腰杆子立不起来了,整个人向后倾倒。他背靠着坚实粗糙的树干,茂密繁盛的树叶在他头顶织成一把保护伞,挡住了黑暗无边的浩瀚夜空。

    他坐在树下发呆。

    仿佛勘破红尘一般,他念起《金刚经》的片段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讲出一条人生感悟:“恋爱伤我太深。”

    江逾白劝诫道:“不谈恋爱也没什么,家庭、学业和事业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孙大卫顺着江逾白的思路,想到了他们孙家的法国酒庄,还有南海的渔场,西北的马场,东北的制药厂。他感到一丝镇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