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美学公式 > 第6章 正当理由
    回程路上,丁以楠一直面无表情一言不发。在生气的表象下,他更多的其实是头疼。

    丁以楠的性格跟活泼完全不沾边,他只会做自己有把握的事,并努力把每一件事情做到极致,就连**也一样。

    他花年的时间摸清了霍执潇的工作和生活习惯,结果今天忽然发现霍执潇的性格才是最大的变数。他不喜欢这种捉摸不透的感觉,这只会让他的工作不再像往日那样得心应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驶入霍执潇家的地下停车场,丁以楠仍旧思考着如何让工作回归正轨。或许可以请年假休息一段时间,等霍执潇淡忘昨晚的事后,说不定两人的关系就能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不过还未等丁以楠打定主意,就听霍执潇突然道“明早不用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丁以楠熄灭引擎,看向霍执潇。

    “明天要去阳村出差。”霍执潇道,“有个新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新项目?”丁以楠还是第一次以这样不正式的方式得到新项目的通知。通常情况下,行政秘书会先把项目的具体情况报给他,再由他根据霍执潇的工作日程安排来决定有没有时间接。

    现在霍执潇里有个商业心的大项目,已经过了实地勘察的阶段,接下来正好是他忙碌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忙得过来吗?”丁以楠问。

    “商业心的项目给赵阳了。”霍执潇道,“我现在很闲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霍执潇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,就好像在说日常生活的一件小事。但对于丁以楠来说,这个消息足够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怔了一瞬,很快想明白了其缘由,微微皱眉问“是霍总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霍执潇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丁以楠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昨晚。”霍执潇道,“蓝点奖开奖以后。”

    开奖……

    只有彩票公布奖号码才叫做开奖,霍执潇用这个词来形容蓝点奖,乍一听像是对蓝点奖的调侃,但丁以楠却听出了霍执潇对自己的自嘲——他获奖的几率大概就跟彩票奖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霍执潇昨晚出来喝酒,或许不仅仅是因为没得奖心情不好,他更加在意的应该是被霍勋换掉了里的重要项目,而这种事以前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丁以楠突然想起昨晚他怼霍执潇的那句“没得奖你很开心吗”,这句话的杀伤力大概跟“你男朋友在别人床上”的杀伤力差不多大,都是往人心窝里扎针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才在服装店里,霍执潇说他有一点无聊。现在丁以楠总算明白过来,原来霍执潇并没有说假话,他是实质意义上的闲得慌。

    “你说明天要见重要的客户,”丁以楠顿了顿,“就是这个项目的客户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霍执潇道,“阳村的村委书记。”

    阳村要修建一所公共图书馆,响应全民阅读的号召。市长亲自找到霍勋让玖山事务所承接这个项目,霍勋为了卖市长人情,没有收取任何费用。所以这个项目对于霍执潇来说,挣不到一分钱。而且这次的甲方爸爸还是官员,接触的时候也得更加注意。

    一个是千万商业项目,一个是免费卖力项目。尽管丁以楠每月拿着固定工资,跟霍执潇的业绩并不挂钩,但他多少也能体会到其落差,因为霍执潇在事务所里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“去村里不适合穿这套西装。”

    下车时,丁以楠把装有霍执潇衣服的口袋递给他,接着用眼神指了指里的另一个口袋。那是刚刚霍执潇给他挑选的墨绿色西装,面料和款式直接当礼服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我待会儿去退了吧。”丁以楠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退?”霍执潇微微皱眉,“我给你选的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丁以楠道,“不适合穿着去见村委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再穿。”

    丁以楠没有应声,他无法判断霍执潇今天的反常是因为昨晚跟他滚了床单,还是因为事业上受了挫折。在这种状况下,他不认为让老板为他破费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地僵持了一阵,最后还是霍执潇先开口道“丁助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似刚才那般强势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,“我已经够糟心了,你也跟我作对是吗?”

    丁以楠抿了抿嘴唇,下意识地想和以往一样,列举出他这么做的正当理由。但他突然想到,一件事一旦跟私人情绪扯上关系,所谓的正当理由就只会变成空泛的大道理。

    就像他和韩硕的恋爱,韩硕经常不满他被工作占用太多时间,而他把自己的工作一条一条地列举出来,试图证明他的工作时间已经无法再进行压缩,然而无论如何就是无法消解韩硕的不满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想花钱就花钱。”霍执潇道,“这事就这么难吗?”

    丁以楠沉默了一下,没有再反驳。他说了一句“知道了”,接着道“明早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霍执潇是在发泄。

    当丁以楠得出这个结论后,他心里的疙瘩在这一瞬间迎刃而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