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美学公式 > 第13章 鸡飞狗跳
    阳村有一百来户人,丁以楠没法一一走访,便联系了刘支书帮忙征求村民的意见。

    他去村委会跟其他几位村领导也聊了聊,约定好施工队就使用当地劳动力,接着他来到阳村后山的竹林里,找到消失了好几个小时的霍执潇。

    “有看到不错的材料吗?”丁以楠问。

    这边的霍执潇也不知去哪里摸爬滚打了一番,衬衣和西裤脏兮兮的,上还沾着未干的泥巴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土质还不错,可以考虑做夯土墙。”霍执潇应是未注意到背也不干净,他抬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结果那里立马出现了一道泥巴印。

    丁以楠从裤兜掏出帕,递给霍执潇道“擦擦脸。”

    随身带帕这个习惯是丁以楠在两年前学到的。当时在一场建筑业界的酒会上,有个日籍建筑师的衣服被服务员不小心洒上了红酒,他立马从身上掏出一块帕,既阻止了红酒的扩散,也缓解了服务员的尴尬。

    丁以楠就是在那时发现帕的作用还不小,因为他也遇到过急需纸巾的情况,但常年穿西装的人身上又不方便带小包纸巾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他开始随身携带帕,现在已经是第无数次帕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不过霍执潇看着丁以楠里的帕并没有动,他只是摊开双道“我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丁以楠不禁有些奇怪“你的怎么这么脏?”

    就算是研究土质,也不至于腕的位置也沾上泥巴吧。

    “刚才看到有个竹笋。”霍执潇面不改色道,“好奇挖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挖断了。”

    城里长大的太子爷来到农村,果然是看到什么都新奇。

    丁以楠无奈地呼了口气,来到霍执潇的面前替他擦额头。但由于两人所在的位置是一个斜坡,丁以楠没注意脚下的石头有些松动,他刚一踩上去便重心不稳地晃动了两下,霍执潇立马用小臂揽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丁助,”霍执潇垂下眼眸,看着丁以楠道,“你以前也是这样找会投怀送抱的吗?”

    丁以楠当然没有投怀送抱,但他也想不通,为什么自那晚之后他就总是在出差错。他站稳身子,推开霍执潇的胳膊,而这时他发现霍执潇的腕一直立着,呈九十度直角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目的只可能有一个——避免泥土沾到丁以楠身上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丁以楠猛地反应过来,要是放到以前,霍执潇压根就不会扶他,更别说还管他的衣服脏不脏。

    他顶多晃两下就自行站稳,所以根本不会出现“投怀送抱”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上来时看到有条小河。”丁以楠收起帕,看着山下的方向道,“去那里洗一洗吧。”

    阳村的这条小河水位很浅,河里的小虾小鱼清澈可见。

    丁以楠已经很久没有来过河边,看到这大自然的风景难免感到怀念。他趁霍执潇在一旁洗的空挡,捡起脚边一块扁平的石头,接着用腕发力,将石头甩向了河面。

    石头在水面上弹了四下,这才恋恋不舍地沉入水底。

    霍执潇看着石头消失的方向,问丁以楠道“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水漂。”丁以楠又捡起了脚边的一块石头,“你要试试吗?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丁以楠极其后悔告诉了霍执潇他的最高纪录是十下。

    刚开始他还耐心地教霍执潇发力技巧,帮他找合适的石块。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霍执潇的热情依旧不减,丁以楠也逐渐变得无聊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想告诉霍执潇,十下的记录没有那么容易破,可能就算他打到天黑,也打不到十下。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老板的面子问题,丁以楠没有说出口,只是无所事事地坐在旁边放空了大脑。

    小河的对岸是另一座村庄,从这里看过去,可以远远地看到一条从左至右的小路,路旁竖着稀稀拉拉的电线杆。

    小路上时不时有摩托车和挑扁担的农民路过,丁以楠恍惚地想到,他小时候也是走这样一条小路去上学,要是碰上熟悉的婶婶伯伯,对方还会给他一些蔬菜或水果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”霍执潇的声音倏地拉回了丁以楠的思绪,“我刚才打了十二下。”

    丁以楠这才回过神来,有一丝被抓包的慌张。他压根没看到霍执潇的高光时刻,但很显然,霍执潇正在等待他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错。”丁以楠干巴巴地回了一句,这时他发现霍执潇不知何时已经脱了鞋袜,双脚踩进了水里。或许是因为刚才他教过霍执潇,要贴近水面才能打得更远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看到了没有?”霍执潇问。

    丁以楠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,避重就轻道“没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压根就没看。”霍执潇平静地陈述出事实,声音不带任何不爽的情绪,但丁以楠却莫名感到了危感。

    下一秒,果不其然,霍执潇弯下腰掬起河水泼到丁以楠身上,丁以楠下意识地别开脸,皱眉道“霍执潇!”

    霍执潇毫无反省的意思,又朝丁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