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美学公式 > 第20章 不想上班
    其实那根电动按摩棒丁以楠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。平时工作忙,他根本没有那心思。再说他也不是个纵欲的人,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跟男朋友解决就好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根按摩棒还放在家里,是因为茶几抽屉是屋子里唯一拿来装没用物品的地方。就像那个竹蜻蜓一样,放进去之后就代表着被人遗忘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丁以楠又恢复了单身,这意味着这根按摩棒又重新拥有了使用价值。考虑到今后可能会有心血来潮想要使用的情况,丁以楠斟酌了一番,最后还是把这根社死棒从冷宫解放,放到了床头柜的抽屉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丁以楠关了一天。

    彻底放下工作的感觉实在太爽,惬意地窝在沙发里看书晒太阳,精心烹饪工序复杂的料理,这一天的时光完全属于自己,仿佛生活都放慢了节奏。

    除了出门买菜只能使用现金这一点不太方便以外,远离简直是美好假期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只是放松了一天下来,社畜之魂多少还是会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拿出开,邮件纷至沓来。霍执潇果然在早上打来了电话,不过丁以楠估计他也没什么事。反倒是屏幕上的另一个未接来电,让丁以楠的神经瞬间紧张。

    “喂,霍总。”丁以楠拨回电话,毕恭毕敬道,“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关?”霍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带着公司一把特有的威严,“我有没有在开会的时候强调,休假时也不能关?”

    每个社畜都不愿意在休假时接到上司电话,但实际上,除非是对公司来说无关紧要的人,否则休假时同样也得配合同事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丁以楠底气不足地回道。

    霍勋没再苛责关一事,直奔主题地问道“霍执潇为什么连着两天都没来上班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丁以楠想说霍执潇也在休假,但转念一想,没有哪个设计师刚着一个新项目就开始休假,他要是这样说,恐怕霍勋会更加不满。

    “他在家里画图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丁以楠自己都觉得心虚。他很不喜欢现在这种感觉,事情没有办好,等着被老板批斗。

    员工害怕老板,像是学生害怕老师一样天经地义。但非要说的话,其实丁以楠并不害怕霍执潇。因为就算他办事不合霍执潇心意,霍执潇也只会当下发泄不满,而不会放在心上计较。

    但霍勋不一样。他的批评从来都是点到即止,剩下的部分让员工自己体会。并且他会计较员工的过错,表面上一派祥和,但到的工资却在讲述事实老板对你不满。

    两者相较之下,丁以楠早就清楚地认识到,他的工作压力几乎全来自于霍勋。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让你保证他在公司坐班?”霍勋问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丁以楠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休不休假,”霍勋道,“让他明天来事务所上班。”

    果然美好假期什么的都是假象,社畜就没办法将工作和生活好好分隔开来。

    翌日早晨,霍执潇家准时响起了夜后咏叹调。

    丁以楠来到厨房,拉开熟悉的橱柜抽屉,但这时他发现抽屉里的景象跟他记忆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原本常穿的围裙不知去了哪里,取而代之的是条崭新的动物围裙。一条猫猫、一条兔子、一条狐狸。

    条围裙都是莫兰迪色系,跟之前菜场随处可见的格子围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丁以楠也不知霍执潇哪里来的闲心,连他本人不用的围裙都要换成符合他审美的东西。他从抽屉随拿出狐狸围裙穿上,接着开始做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不多时,唱片的声音消失,客厅里响起了趿拉拖鞋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霍执潇没有去冰箱那边,而是径直来到丁以楠的身后,从背后抱住他,懒洋洋地挂在他身上道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丁以楠心平气和地将的煎蛋翻了个面,淡淡道“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恶作剧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,霍执潇似乎感到有些无聊。他退到一侧,一撑在台面上,打量着丁以楠道“你在生气?”

    生气倒没有,但怨气肯定是有的。丁以楠面无表情道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霍执潇又看了丁以楠一阵,扔下一句“狐狸很适合你”,接着离开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等霍执潇洗漱回来,丁以楠已将丰盛的早餐摆放在了餐桌上。

    他取下围裙,对霍执潇道“吃了饭去事务所上班。”

    霍执潇拉开椅子坐下,问道“你不休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休假。”丁以楠道,“你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霍执潇立马道。

    丁以楠头疼地呼出一口气,劝道“阳村的项目才刚刚开始,你老休假算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里画图。”霍执潇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去事务所呢?”丁以楠道,“事务所环境好,电脑配置也高,比家里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丁助,”霍执潇抬起眼眸,略微不耐地看向丁以楠,“我说了,不去。”

    丁以楠隐约察觉到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