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血儒生 > 第九章 移天换命
    战争只延续了大半天,戎人被汉军杀退之后,清扫完战场,太阳也刚刚偏西。

    “少爷,有七名兄弟走了,还有五名重伤,九名轻伤”,四斤跑过来给颜子卿汇报的时候,一脸痛苦。走的七名兄弟都来自云州颜家,打小都认识,一起上山抓鸟、下河捞鱼的发小,一战去掉七个,没有人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就是重伤的五个,也是奄奄一息,很可能熬不过今晚。

    “走,送伤兵营!——”颜子卿二话不说,带着没有受伤还能动弹的颜家子弟,抬着伤员朝伤兵营走去,不亲眼看看颜家子弟的救治情况,颜子卿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奥哟!——”,“啊!”“嗯呀!——”“救命”,各中嘈杂声,响彻伤病营,颜子卿一走进去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伤兵死鱼烂虾一般被丢弃在一边,千多伤病员哀嚎着躺在地上,面容或痛苦、或绝望、或呆滞。整个营地是临时搭建,散逸出来的味道却恶臭不堪,地上遍步污血、烂肉,甚至还能看到粪便,侧目望去,和乱葬岗一般。一问几个来往军医,这么混乱如何医治?军医看颜子卿一眼,随口说道:过几天就没多少人了。说完掉头而去。

    几名颜家伤病心有戚戚,对颜子卿恳求:“少爷,能不能别把俺们丢在此处,把俺们留在营内便行,俺们自己能照顾自己,不用少爷派人照顾”,听到这话,颜子卿只感觉心酸。

    “刘弃,颜石头!——”伤兵营除了伤病,还有无数自动过来帮忙的士卒,大多是伤兵亲友、胞泽,不用半晌,颜子卿就组织起了两百多号人,分成几组由刘弃等人统领,开始对伤兵营进行整理。

    清理营房、换洗被单、生火烧水、准备绷带,各自分工忙活开去。伤兵营统领不在此地,十几名医护,五名正式医官没有级别,乐的看颜子卿折腾没有反对,有的反倒帮着颜子卿,开始整理大营。不出一炷香,极重伤、重伤、普通伤、轻伤被分成几组,整个大营秩序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无关人等全被赶出伤兵营,所有照顾伤员士卒颜子卿命令清洗干净衣服、双手才能接触士卒;所有绷带器具全部用开水煮沸,晾干之后再行使用;消毒用的高度烈酒,听医护说营内没有,只有军需官手上有点,是为庆功所用,颜子卿派人去禀告主帅,看能否借用点;各类伤药、金疮药,全部准备齐全。

    轻伤者和普通伤,颜子卿吩咐几名医护带着五十余名看护。闻闻伤营的金疮药,里面夹了一点草药味道,为什么一股生石灰气息?“此乃何物?”颜子卿问医官。“金疮药啊!”医官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云州颜氏嫡公子,仿佛在说:长的挺好,可惜是个草包。

    “金疮药!”颜子卿这次长见识了。难道这个世界,生石灰是可以治病,拥有不可思议功能的疗伤神品?也许吧,可颜子卿不敢去赌。命令医护单独准备些止血、愈肌的草药即可,至于生石灰,还是留着当石膏用。其实颜子卿不知道,在另一个世界,生石灰当做金疮药,也是用了好几百年的。

    重伤者,很简单,手残切手,脚残切腿,切完之后用烧红的烙铁往上一烙,一阵人肉香气飘过之后,完活。颜子卿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要想不发生大出血、手术后感染,用铁块去烙反倒是性价比最高的办法。

    至于极重伤,主要是缺血。真正很重的伤,基本上从战场上抬下就已经死了,现如今还能躺在地上**的这一百多号人,基本是失血不算太厉害,能勉强熬一阵子的。根据医护的经验,他们走的时间就是今晚,现在最该做的事,是留遗言。

    失血?输血?颜子卿看着面露绝望的一百多号人,手心、额头都是汗。“对了,快去找铁荆棘的枝条去,越多越好”颜子卿想起凉州野外的一种树,心中燃起希望。

    铁荆棘严格说只是一种灌木,枝条上有倒刺,一般两三米长,稍稍旋转内部的筋条就能整根抽出,只留下坚韧的外皮,最绝的是其尖头位置是一根空心硬刺,稍微一磨就是一根现成的输液管。这还是最近几天行军,朱二郎无聊之时,制作口哨偶然发现的。

    抽出內芯,用开水煮沸消毒,两根粗细相当的铁荆棘条一凑,两头尖刺一磨,一根简易输液管就制造出来。可血液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戎人的俘虏关押在哪?需要用他们的血救命!——”颜子卿一脸严肃,对跑过来的医护营校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戎狗?”医护营校尉在得到医护营发生的变故后,急三火四从统计战利品的地方赶来。他掌管伤病营的同时还兼任军需官、俘虏营的主官,可见伤兵营多不受重视。

    颜子卿他是认识的,前段时间步骑两营在白玉楼教训禁军的轶事,几天就传遍整个大营。就算没有那事,颜家嫡子身份,也不是他一个营官校尉能惹得起的,所有由着颜子卿“胡来!”

    “戎狗的血能救命?”校尉的嘴张的比鸡蛋还大,一脸的“我读书少,你别哄我”表情,眼睛里什么意思都有,就是没有相信二字。

    “移天换命术!”颜子卿今天上阵杀了半天,又在伤兵营忙活半晌,实在没心情给一个蠢物再解释许多,只能用《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