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血儒生 > 第080章 专治不服
    “我不服!——”这是陈复之被押到颜子卿面前时候,嘴里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?”震惊于面前的人不是预想中的房见鼎,陈复之暴虐的眼中露出一丝迷茫,面前的人是如此年轻,周围众将环侍,说明他就是这里的话事人。

    “饶我一命,我可以做你手下大将,你我联手,整个云梦泽都是你的!”陈复之看面前的少年人,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却不说话,心里越来越毛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如何?我在岛上还有埋有大笔银钱,全都送你,只求绕我一命!”陈复之盯着颜子卿,可惜还是没看出任何端倪。哪怕颜子卿只要说一句话,他也能接上,藉此保住自己姓名,可惜他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陈复之一把跪在颜子卿面前,声泪具下,“求你饶了我,我给你做牛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看,这样的人就是四大寇之一!”颜子卿笑笑,指着陈复之,“就这样的东西,为祸我大汉百姓多年,你们说屈不屈?”

    “屈屈!”众人虽不知道颜子卿话语中“屈不屈”是什么意思,但都齐声附和,舔巴领导,从古至今都有共通之处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看也看过了,带下去吧!”颜子卿挥挥手,自有几名亲卫把陈复之架下去。也许是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,陈复之终于露出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……你耶耶做鬼也绝不会放过你的……我不服,我不服——”“咔擦!”半晌之后,陈复之失去声响,只留下一颗首级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没想让你服!”颜子卿挥挥手,陈复之首级被带下,“走吧,去看看陈复之老窝看看!”船队再次起航,朝着原先大战场地驶去,旁边就是陈复之老巢,云梦泽中仅次于雷泽岛的“珍宝岛”。

    珍宝岛,上面自然有珍宝。

    所谓的珍宝不是钱。陈复之留下的“遗产”比起房见鼎还不如,也许水贼们从没有为下半辈子打算的念头,也许真如他们所说把珍宝藏到了某处,颜子卿踏上珍宝岛的时候除了满地的鸟粪,没看到半点和珍宝有关的东西。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,因为不同的东西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的价值。

    珍宝岛方圆十几里,算是云梦泽第二大岛。整个岛上除陈复之开辟出来的“水寨”外,还有遮天的树木和繁星一样的鸟群。成百上千种水鸟四处横飞,每一颗树上都有三四个鸟巢,巣中嗷嗷待哺的幼鸟撑着脖子“渣渣”呼叫,期盼着回巢的成鸟能带回小鱼。树下,根本无法落脚,因为全是鸟粪。

    这里每座岛几乎都堆积着深达好几米的鸟粪。百藏湾是鸟的天堂,云梦泽近半的水鸟栖息于此,这还是五月;若是到了冬季,北方的候鸟飞回,遮天蔽日的景象,更是人间奇景。而鸟类之所以能如此昌盛,却是源于此处是水匪巢穴,没有渔民敢来捕杀的原因。和雷泽岛不一样,几百年来,除了开朝时期这里一直是水匪天堂,水匪无意保护了水鸟,这一饮一啄,谁又能说得清。

    珍宝岛之所以如此命名,是因为这个岛盛产珍珠。岛上的水匪或者路过的渔民,偶尔破开飞鸟的肚子,经常能发现各色艳丽的珍珠,所以此岛由此得名。除了珍珠,茂盛的芦苇荡中还出没着密密麻麻的鳄鱼,这里的渔民们称之为“鼍龙”,大的五六米,小的两三米。众人心惊胆战,颜子卿却感叹不已:鸟粪、鳄鱼、珍珠,守着聚宝盆却只知道抢劫!

    陈复之老巢内,金银聚拢也不到十万两,最大的收获是救出了薛安固三人。三人被陈复之丢到地牢中自生自灭,虽挨过几顿打,伤并不太严重。也许是接连被水贼欺辱的原因,被救出后,薛安固提出请求:希望能加入水军。颜子卿欣然同意,任命他为一条战船的船长,让他先跟沐二郎学学。梅花香自苦寒来,经历过这么多事,薛安固的心智和意志应该得的了不小提升,有资格获得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除此,便只有俘虏。陈复之手下跑掉近三十条船,剩下的全部留在这里。七十多条战船,大多能够修复,毕竟木头的东西比起铁的来没那么容易沉。俘虏抓了五千多,绝大部分都按照“劳改犯”方式处理,因为被协裹的平民太少,这群人大多沾过血。

    “先把他们带回去!返航!”带着俘虏和伤船,肯定影响速度,颜子卿只能返航,至少这次出战的主要目的达到,不留遗憾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“总督大人!”徐文青走进朱子清房间,郑重躬身。徐文青虽然知道朱子清在士林中声誉并不太好,并不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,但还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了其邀请。因为徐文青希望能抓住每一个能实现自己抱负的机会,哪怕受朋友误会、哪怕千夫所指、哪怕背负恶名,只要能做出一番事业。

    而眼下的“和平谈判”,就是一项很好的事业。

    王植和倭奴那边的大名头领,也不是疯子。能靠谈判获得的东西,干么还要去搏命?因此对“和平谈判”倒还有些诚意,云州半年多的平静和毛海峰的到来,证明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毛海峰在云中城住的如何!”谈判,朱子清并不急。只要王植和倭奴们不侵犯沿海,谈多久都行。于是,毛海峰到达云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